今天是:

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意见邮箱

龙江新闻网
理论 | 讲坛 热点 招商 | 项目 政策 社会 | 法治 民生 生活 | 时尚 健康 农业
龙江 | 要闻 专题 城建 | 旅游 交通 文化 | 科普 教育 原创 | 摄影 写作 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史话 -> 匪患

字号:   

匪患

日期:2013年5月24日 11:20

1945年光复以后,新政权建立之前,杏山一带闹胡子(土匪)闹得挺厉害,遭殃的往往是老百姓。

今天的后六家子村,那个时候叫曾家围子,是一个远近闻名的“响窑”。所谓“响窑”,就是建立有地主武装的土围子。

曾家围子曾家,是一个有钱有势的大地主,为了在乱世立足,就购买枪支弹药,雇人当家兵,修建围墙和炮楼,日夜派人站岗放哨,以保自己的家产。曾家响窑曾好几次击退胡子进攻,所以名声远播,一般的胡子都不敢抢。一有风吹草动,附近的人们也跑来请求避难。曾家还算不错,对请求避难的,不管穷富,没有拒绝的。

这年冬天,曾家响窑刚打退“双山”、“草上飞”两股胡子不久,就听说从北边又过来一股胡子,足有一千多人,声称非要打开曾家响窑不可。曾家响窑也不示弱,在当家的曾老头带领下,做好了迎战准备。

这伙胡子驻扎在离曾家围子十几里外的华家屯。早上,胡子派人到曾家围子送信,说要钱、要枪、要马,并开出明确的数量,不给就打。曾老头自恃有枪有弹,坚决不给,跟传话的说:“回去告诉你们大掌柜的,有本事、有胆量就来打吧。我等着他!”

曾家佃户王氏一家住在曾家窑外面,听说又有胡子来,就赶紧进了窑里,躲避在曾家的西厢房里,七口人挤在一个炕上,一个个浑身发抖,脸色铁青。有人说可能是穿得破、穿得少冻的,赶紧从上房取了个火盆来给他们取暖,可还是不顶事,一家人围着火盆直打牙帮骨。其实,是让胡子给吓的。

这伙胡子可不一般,他们不像其他胡子,乌合之众,不堪一击。他们是伪满洲国的正规军,那些胡子管他们的头叫旅长,可能原来是个旅级建制。光复了,日本鬼子投降了,他们没了主子,没了军饷,没了靠山。那些人又习惯了军队生活,成了兵痞,不肯解散,就当起了胡子。由军队变来的胡子,武器装备好,又有作战经验,战斗力自然很强。

送信的小胡子回去向胡子头一报告,说曾家当家的什么也不给,还说有胆量就来打,气得胡子头直咬牙,当即发出命令:“炮轰响窑。”于是,在离曾家响窑不远的东山顶上架起了大炮和机关枪,几百人进入战斗状态。

送信的小胡子走了以后,曾家响窑里的人等了一阵子见没有什么动静,以为没事了,就松懈下来,纷纷爬上墙头、炮台,向外张望。突然有人用手一指说:“看,有人在东山上立架子呢 ,好 像 是 搞 测量的。”曾老头一看,说:“不好,胡子要打炮!你们快下来,回到自己的位置,做好迎战准备。”人们赶紧下来,有枪的拿枪,没枪的操起棍棒刀叉,准备迎战。曾老头手提二十响匣子枪,感到事态严重。他年轻时曾带过兵,打过仗,见过许多阵势。他一看,那哪是搞测量的,那是在架炮啊。这伙胡子有炮。凭他的经验,开炮前必定要机枪扫射,步枪配合。所以他又大声喊:“都听着,赶紧躲起来!无论出现什么情况,都不准出声,谁要出声我就先毙了谁!”果然不出所料,他话音刚落,胡子的机关枪就开始扫射了。枪声像放鞭炮一样响起来,子弹打在围墙上,溅起一股股烟尘。时不时地还有子弹从窗户射进屋去,打在墙上,吓得人们趴在地上一动不敢动。枪声停了,炮击开始。一发炮弹落在大院西侧,震得满屋落土;又一发炮弹落在东墙根,差点把围墙炸开。这时,第三发炮弹打过来,正好击中西厢房,穿破屋顶直落在火盆中,王氏一家七口当场毙命,西厢房也飞上了天。人们见状都吓呆了,不哭不叫,傻子一样。

三发炮弹打完,半小时过去了,也再没有炮弹打过来。院子里死一般沉寂。这时,早上送信的小胡子又来了,说他们旅长要见本院当家的,问当家的见不见。曾老头一想,他们有炮,如果不见,他们肯定还要打炮,只好说同意见。不一会儿,那胡子头只带一个警卫和送信的那个小胡子就来了。老曾头开大门迎接。胡子头身穿军装,背手在院里转了一圈,见防守有序,心中不觉暗暗佩服。二人交谈,胡子头得知曾老头曾带兵打过仗,怕有蹊跷,不想再打;曾老头也怕胡子二次炮击,态度也不像原来那样蛮横了。于是,二人竟交上了朋友,曾老头送胡子一枪一马,胡子撤退,此事了结。

此次胡子炮轰曾家响窑,除王氏一家,没有别人伤亡。可怜王氏一家,原本是来避难的,却死在了“避难所”里。平时就生活贫困,难得温饱,这次又遭灭顶之灾,真是不幸之至!

这伙胡子撤退时顺便把临近村子掳掠一空。

匪患直到人民政权建立后才得平息。

上一篇:“王八坑”血案

下一篇:申地房子惨案

所属类别: 史话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