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意见邮箱

龙江新闻网
理论 | 讲坛 热点 招商 | 项目 政策 社会 | 法治 民生 生活 | 时尚 健康 农业
龙江 | 要闻 专题 城建 | 旅游 交通 文化 | 科普 教育 原创 | 摄影 写作 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史话 -> 神奇的宝槽

字号:   

神奇的宝槽

日期:2013年5月24日 14:19

    离景星镇庆丰村不远,有一座青山,又高又大,山连山,岭连岭,少说也有上百里长。一到夏天,山顶上经常笼罩着轻烟一样的云彩,真是山高连云,蔚为壮观。那山上的青松,一抱粗的随处可见,一年到头葱绿葱绿的。人家都说,那青松根根相连,根根连着那山底下的宝槽。

  在这个百里长的青山上,在那最高最高的山顶上,有一座石像,它不怕风吹,不怕雨淋,总是威威武武地立在那里。这个石像,是一个放牛的孩子,这座青山就是因为他才升起来的。

  那是在很古很古的年代,有一对苦命夫妻生下了这个苦命孩子。他娘说:“不能世世辈辈地受穷,孩子也不能叫个苦名字,就叫他‘金孩’吧。”名字是名字,金孩还是过他的苦日子。娘冷一口、热一口地把金孩养大了。

  金孩十岁那年,看去却像十五六,龙睛虎眼很精明。

  那一年,金孩爹在地主蝎子心家扛长工,受气不过死去了。娘俩儿把他埋葬了,泪还没擦干蝎子心又派狗腿子跟金孩娘要十吊大钱,说是金孩爹生前欠下的,叫马上还清。

  金孩娘着急地说:“我到这个门里,从来还没见俺金孩爹拿过一吊钱。”

  金孩也生气地说道:“俺爹给他扛了一辈子活,怎么能欠他十吊大钱。”狗腿子们并不讲理,把金孩抓到蝎子心家去了。

  蝎子心见金孩长得壮实,就吩咐道:“叫这穷小子给咱放牛,顶那十吊大钱。”

  蝎子心叫金孩放着牛,割着草,十头牛白天要放饱,晚上得喂饱。

  金孩把牛赶到了一个荒草坡上,牛好像知道金孩的难处,都安安稳稳地四下里找草吃。

  金孩动手割起草来,可是,尽管割得很快,到晌午那阵儿,割的草只够两头牛一宿吃的。他又生气,又犯愁。这时候,一头牛忽然“哞!哞!”地叫了起来。

  金孩回头看时,牛还是朝着他叫。他跑了过去,摸着黄牛问道:“黄牛呀黄牛,你叫唤什么,你也有了为难的事吗?”黄牛伸出舌头舔舔他的手,又去舔舔地上的草,金孩低头一看,这周围的草忽然格外的密,格外的青。他扯着草不觉说道:“这草要是再高点那就更好了。”话还没说完,草就溜腰深了。金孩又惊又喜,动手割起草来,还不到天黑,就割了一大堆。

  孩子总归还是孩子,手脚是闲不住的,他想:“这个地方长草长得这么好,我把我布袋里这个香瓜籽种在这里吧。”

  金孩种完瓜,看看十头牛都吃得饱饱的了,他说道:“牛啊,咱们回家吧。”牛好像懂得他的话,都乖乖地上了路。金孩担着草跟在后头。蝎子心拿着鞭子,站在大门口,想找个借口折磨他,可是挑不出一点错误来。

  蝎子心觉得这样太便宜金孩了,就狠狠地对管家说道:“不能给他好的吃,就给他剩汤剩饭吧。”

  金孩心想:“我饿死也不吃你这条狗的剩饭,渴死也不喝你这条狗的剩汤。”他什么也没吃就出去了。

  蝎子心冷笑了一声说:“穷小子,饿死一个少一个,光做不吃那更好。”

  金孩知道回家也没的吃。他怕娘见自己挨饿难过,就没有回家,不知不觉地出了庄。一出庄,金孩就闻着喷鼻的瓜香,他很是奇怪,什么瓜,香味这么大。他就四下里找,找着找着又找到了那个割草的地方。他惊奇得差点跳起来,那草又长得溜腰深了,还是那么青,还是那么密,香味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他分开青草,只见先前自己种瓜的地方,长出一棵青枝绿叶的瓜秧,上面开着许多小黄花,还结着一个亮黄的金香瓜。他把那个瓜摘了下来,却舍不得吃,欢欢喜喜地拿着回家,和娘分着吃了。娘俩吃完,就觉得不饥也不渴。娘说道:“金孩呀,这个事怪,你去挖挖那地底下有什么东西没有。”

  金孩听了娘的话,回去挖了不多一阵,挖出一个旧石槽来。他把旧石槽扛回了家。

  又没猪,又没驴的,拿它有什么用呢?娘想了想,说道:“金孩,我那里还捡得有几穗谷子,你把它放在石槽里搓搓吧。”金孩很快就把谷穗儿搓完了。娘看看儿子说:“金孩呀,蝎子心是不会给你东西吃的,我把这点米熬些米汤给你喝吧。”娘从石槽里舀出一勺子米来,一看,石槽里面还有一勺子米,再舀出一勺子来,里面还有一勺子,真是舀也舀不完,舀也舀不尽。

  有了米就不愁钱。有一天娘对金孩说:“金孩呀,给蝎子心十吊钱,咱就不去给他干活了。以前干的活就算叫他坑骗一次了。”

  金孩说道:“娘呀,就是给他十吊钱,他也不会罢手的。”

  娘却不听儿子的话,给蝎子心送去了十吊钱。金孩的话一点也没说错。蝎子心拿钱在手,却吆喝道:“穷人家哪来的十吊钱,不是抢的,就是偷的!快去到她家里翻翻,还有些什么别的赃物。”蝎子心带着他那帮狗腿子,把金孩家屋里屋外翻了个遍,屋里只有几件破家具。那个旧石槽和石槽里那勺子米他们是没看在眼里。屋里的地都掘了三尺深,还是什么也没有。

蝎子心十分丧气地回去了。

有了这个石槽,金孩和他娘再也不挨饿了。蝎子心是又奇怪又眼气。有一天巡抚大人打这里路过,又是保镖的,又是开路的,带来了上千的人。蝎子心要金孩家管这些人的饭,还要都吃饺子,误了饭时还要治罪。

  金孩听了,很是生气。娘两个就是十双手,在半天里也包不出这多的饺子呀。

  娘说道:“金孩呀,咱包些饺子放进石槽里去,也许还是舀也舀不完的。”

  果不其然,只包了一碗饺子放进石槽去,可是舀出一碗又一碗,舀出一碗又一碗……上千人都吃饱了,石槽里还有一碗饺子。

  这一下子,谁都知道这石槽是个宝物了。蝎子心领着巡抚大人到金孩家去抢宝槽。金孩见事不好,一步迈进石槽里,坐在里面。

  巡抚大人硬的软的,怎么说,金孩还是坐在里面不动。

  宝槽到不了手,巡抚大人急红了眼,连声吩咐叫把金孩拉出去砍了。跟班的一拥而上,使劲去拉,谁知道拉出一个又一个,拉出一个又一个,拉了半天,金孩还是稳稳地坐在那里面。

  蝎子心吓呆了。巡抚大人更急了,他想要把金孩和宝槽一起抬回京城去。

  娘哭着喊着说道:“金孩呀,娘就你自己,你出来吧!”

  金孩也掉下泪来,他气愤地说道:“娘呀!哪怕他把我抬进刀山火海,我也是不离开咱的宝槽。”

  巡抚大人叫人抬着宝槽出了庄,心里又打开了算盘。心想,要是把宝槽抬进京去,又是皇帝,又是宰相的,是不会有自己的份的。只要有这宝槽,要积个金山银山也不是难事。有了金山银山,可比作官强多了。

  巡抚大人想了一会儿,又叫人快快挖坑,要把宝槽埋起来。

  又深又大的坑挖好了,宝槽也放进去了,金孩还是稳稳地坐在宝槽里。

  娘拼命地冲上前去叫道:“金孩呀!金孩呀!你快出来吧!”

  金孩知道娘心里难过,安慰娘说:“娘呀!他们害不了我,我要永世看守着咱这宝槽。”

  他越说声音越大,眼睛好像两团烈火:“娘!你别怕,我是铁打的、金铸的,泰山压顶我也不怕。”话没说完,金孩通身变得火亮,放出万道金光,只听哗啦一声,坑合了起来,金孩和宝槽一下子都不见了。

  这下,巡抚也害了怕,但他还是贪心不舍,只怕以后记不清这个地方,吩咐人抬上一块大石头做标记,这才回京去了。

  娘坐在那里哭了一会,折了一技青松给儿子插在石头旁。

  第二天早晨,谁出门谁惊奇,蝎子心那些好地,都变成高高的大山了,山上还长满了松树。

  巡抚进京后,立刻上表,告老还乡,不作官了。

  他回到埋宝槽那里,要去挖那宝槽,一见那里山连山岭连岭,找也没处找,挖也没处挖,真是干着急。巡抚急了,放火把山点着了。谁知突然刮起大风来,火苗子直向巡抚扑去,巡抚躲避不及给烧死了。火势越烧越大,把蝎子心家连人带产烧了个干干净净。

  火着完没一个时辰,山上又长出了松树,而且更青更密,枝靠枝、根连根的。

  这些松树的根都扎在宝槽里,砍去了又长出来,砍多少也不见少。

  从前,景星这一带穷苦人全靠这山过活,大伙都想念着金孩,就在这山顶上给他立了一座石像。有人说,金孩还在那山底下,给穷苦人看守着那个宝槽呢。

上一篇:蔚玉娶妻

下一篇:聚宝盆的故事

所属类别: 史话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