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意见邮箱

龙江新闻网
理论 | 讲坛 热点 招商 | 项目 政策 社会 | 法治 民生 生活 | 时尚 健康 农业
龙江 | 要闻 专题 城建 | 旅游 交通 文化 | 科普 教育 原创 | 摄影 写作 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史话 -> 七棵树十八烈士殉难经过

字号:   

七棵树十八烈士殉难经过

日期:2013年6月8日 15:14

龙江县七棵树镇七棵树村南,龙甘公路西侧,七棵树大桥南100米处,是七棵树十八烈士墓。烈士墓始建于1971年,是为纪念解放战争初期,在七棵树惨遭国民党反动武装袭击而牺牲的嫩江省军区警备二旅十八位指战员而建立的。2005年,由龙江县民政局出资,对烈士墓进行了维修和改建。维修改建过的烈士陵园占地4500平方米,建筑面积271平方米,铁艺围栏院墙,设有专人看护。院内绿树成荫,风景秀丽,庄然肃穆。改建后,将其确定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教育后人铭记革命烈士的英雄事迹,树立和弘扬爱国主义精神。

 

自卫团改编独立团

恶霸地主扩充势力

 

1945年8月17日(日本国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第三天),苏联红军进驻齐齐哈尔市,东北光复了。光复后,龙江县成立了解放委员会,以投降的伪县长常守陈为委员长,工作人员基本上是伪县长公署原班人马。县辖各村成立维持会,会长多数是原伪村长。维持会主要是维持地方治安,保护日伪留下的财产和供应苏联红军军需物资。维持会组织有人数不等的自卫团。自卫团一般由地主出马出枪,以投降的敌伪宪特为骨干,招收流氓和少数无家无业游民组成。恶霸地主乘机掌握自卫团,妄图独霸一方。七棵树村的姜恩久和曹化东就是这样的恶霸地主,他们野心勃勃,借“光复”成立维持会和自卫团之机,处心积虑地蓄积和扩大自己的势力。

自卫团成立之初,姜恩久、曹化东走东屯串西屯,把全村三十几个屯的大小地主家都跑了个遍。他俩以维持治安为幌子,摇唇鼓舌,反复劝诱,让各家地主出马出枪。当自卫团基本成型时,他俩又犯起愁来,愁的倒不是几户小抠地主不肯出马出枪,愁的是自卫团人数不多,规模不大,不足以成为独霸一方的势力。

姜、曹二贼凑到一个酒桌上谋划大计。当酒酣耳热之际,曹化东用手拍着桌子说:“就这几十条枪怎么能成大气候,还得叫各屯的东家多出人和枪”。姜恩久半阴半阳地说:“地主当然要多出,穷扛活的也不能便宜他。我有一个一箭双雕的办法。”于是姜恩久就把蓄谋已久的鬼道道儿小声告诉了曹化东。

小榆树屯对成立自卫团不太卖力。这个屯里住着姓殷的哥四个。其中殷凤章和殷洪章哥俩是心狠手辣、说打就捞的主,在那荒乱的年头成了姜、曹二贼的亲信。姜、曹二贼向殷氏兄弟面授机宜,让他俩假扮土匪,再假扮自卫团,骚扰、欺骗群众,他俩欣然应允。

一天夜里,乌云密布,天黑得不见五指。小榆树屯突然四周响起连续不断的枪声。还有人在屯边上叫喊:“屯里人听着!有钱的拿钱,有粮的拿粮,没钱没粮的把女人献出来!不听话的枪毙!”有人骑马围着屯子四周乱跑,并大声用黑话联络,就好象一群土匪把屯子围住了。殷氏兄弟这时又装扮成英雄,一边向屯外打枪一边高喊:“你们要敢进屯子,我们自卫团就和你们拼了!”并骑着马东奔西突。还到各家各户窗前低声说:“关好门窗,趴在炕沿底下,小心枪子儿打着。”整个屯子鸡飞狗跳,人喊马嘶,足足折腾了半宿。

第二天天一亮,殷氏兄弟把屯里人召集在一起,煞有介事地对大家说:“昨晚来了一大群胡子,我们装扮成自卫团才把他们吓跑。要想保命保财,就得家家户户出力,有啥出啥,增人添枪买马,成立自卫团,保护咱们的屯子。”屯子人吓得六神无主。在殷氏兄弟的欺骗下,由地主挑头,一下子就把这个屯的三十几人的“自卫团”成立起来了。群众称自卫团是“大排”。

姜、曹二贼把小榆树被土匪围困成立大排的事在各屯大肆宣扬,恐吓群众。就这样,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成立起一支五百多人的自卫团队伍。他俩自任团长和副团长,并把自已的亲信安排成大小头目,把自卫团牢牢地掌握控制在手里。 从此姜、曹二贼腰干子硬了起来,在七棵树一带为所欲为,飞扬跋扈。

正在这时,国民党接收大员彭济群的委任状满天飞。戴上各种头衔的国民党分子四处疯狂活动。国民党嫩江省保安军司令张百藩收编了朱家坎大地主、维持会长徐文达组织的自卫团为保安军第三旅;国民党东北挺进军第三师师长马川悦收编了碾子山土匪出身的尹彬甫组织的自卫团为第六旅,收编了博克图日伪宋同山组织的自卫团为第七旅。

在七棵树住过的吴岱民,在张百藩的指使下,当起朱家坎等地保安军总指挥。他窜回七棵树,怂恿姜恩久和曹化东说:“共产党长不了,要升官发财,还得跟国民党干。”并许以高官厚禄,把七棵树自卫团收编为保安军骑兵独立第一团,简称为七棵树独立团。姜恩久任团长,曹化东任副团长。下设四个连:一连长姜亦钧;二连长郑小鼻子;三连长夏玉永;四连长李洪杰。他们都是姜、曹二贼的亲信。七棵树所辖各屯各设一个排,分属四个连管辖。从此,他们虽然还打着自卫团的幌子,其实已是保安军独立团。他们开始寻找时机,为国民党卖命,好邀功请赏。

 

我军诚意争取

姜曹虚与委蛇

 

1945年8月17日,东北抗联也按照党中央毛主席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示,开进了齐齐哈尔,成立了嫩江人民自卫军司令部。9月12日中共中央向东北派出两万干部十万大军,配合当地共产党组织和抗联部队接收敌伪政权和物资,发动群众,建立武装。11月中旬,省军区派周刚、张培凯以特派员的身份接管了龙江县委员会,11月24日成立了龙江县政府;同月,在富拉尔基组建了警备二旅,张汉丞任旅长。

我警备二旅旅长张汉丞认为七棵树的战略位置很重要,就派旅部参谋张才同志去说服和争取七棵树自卫团。——他们还不知道七棵树自卫团已经接受国民党改编,成为国民党保安军骑兵七棵树独立团了。

张才同志奉命带领几名战士来到七棵树。姜恩久、曹化东面对这几位不速之客感到手足无措。他俩知道,自己这点力量无法与警备二旅抗衡。他俩满脸堆笑,围前围后,点烟倒水,试探着张才同志的意图。张才同志给他们讲革命道理,劝说他们走革命道路,这两个狡猾的家伙唯唯称是。当张才同志问及自卫团建设时,姜恩久忙回答说:“我们自卫团有四个连,五百多人,边务农边当兵,兵不缺,就缺枪。”为了争取这支队伍,张才同志当即表示说:“发给你们五十支枪。希望你们把这支队伍带好,为根据地建设、为劳苦大众解放服务。”姜曹二贼连声诺诺,一点也没敢把被国民党收编的事透露。第二天,张才同志就带着自卫团的人到富拉尔基领取了五十支枪。张才同志还特意送给姜、曹二人的警卫员各一把手枪。

姜恩久和曹化东得了五十多支枪,壮大了力量。他们喜出望外,可又惴惴不安。曹化东问姜恩久:“咱们到底跟谁干?”姜恩久阴着脸说:“共产党是为穷人打天下的,跟着共产党能有我们好吗?”曹又说:“我们若不接受共产党领导,首先挨打的恐怕就是我们。怎办?”二人议定,对共产党假意逢迎,见机行事。

我警备二旅为了扩充队伍,决定向七棵树征兵五十人。姜、曹二贼不得不应承。他俩叫当地兵痞,外号叫“刘旁掰”的刘海山带领五十人混入我军。入伍后,刘海山因为是带队的,被任命为骑兵连二排排长;又因为他在伪满时当过骑兵,颇通骑术,又当上了骑兵连教官。他所处的特殊位置,使他成为埋藏在我军内部的一颗定时炸弹。

省军区决定,进一步整顿和扩建我警备二旅,建立以讷河、龙江为中心的根据地。为了把根据地与中东铁路上的重要车站朱家坎连结起来,我警备二旅拟定于12月末出兵朱家坎,消灭盘踞在那里的保安军第三旅。

此消息被刘海山传回七棵树。姜恩久听后大吃一惊。原来七棵树独立团早已与朱家坎保安军第三旅勾结在一起,副团长曹化东正带着几十名骑兵帮助保安军第三旅防守朱家坎呢。他马上派人骑快马把我军要攻打朱家坎的消息告诉了保安军第三旅旅长徐文达。徐文达得此消息,急忙与保安军七旅旅长宋同山和保安军六旅旅长尹彬甫联系。为了保住朱家坎,三贼合谋在七棵树干扰我军。他们以为七棵树屯有七棵树独立团据守(他们也不知姜曹与我二旅有过上述联系),我军从甘南出发攻打朱家坎,经过七棵树时,不会走东路的七棵树屯,必走西路的青龙山屯。他们让曹化东赶回七棵树,带领独立团的人马赶到青龙山待命,等六旅、七旅的人马一到,就在青龙山一带伏击我军。

出乎敌人意料,我军攻打朱家坎却是以七棵树屯为基地。考虑到形势的复杂性,我军在12月28日,借夜色掩护,从甘南集贤村出发,迅速开进七棵树屯,敌匪设伏青龙山的诡计破产。

我军进入七棵树屯布防就绪后,张才参谋就把姜恩久从被窝里拉了出来,把他带到设在伪村公所大院的临时旅部。张汉丞旅长双眉紧锁,向睡眼朦胧的姜恩久问道:“曹化东干什么去了?”姜恩久吓出了一身冷汗,哪敢说是打伏击去了,就急忙撒谎说:“他带人到青龙山执行公务去了。”姜恩久心里象有十五个吊桶七上八下,两只贼眼紧盯着张汉丞旅长。张汉丞旅长下命令说:“把他们调回来,组织自卫团配合我军去解放朱家坎。”听了这句话,姜恩久心里才有了底,忙回答说:“好,我把他们找回来。”

姜恩久派他的叔伯孙子姜再文带着他的亲笔信去找曹化东。曹化东正在青龙山准备伏击我军,接到姜恩久的信后,就把一连长姜恩久的侄子姜亦钧找来商量。姜亦钧说:“我叔在警备二旅手里,我们还是把队伍带回去应付一下吧。不然的话,我叔会有生命危险。”曹化东连连摇头,说:“这可不行,我们是保安军独立团,回去跟警备二旅去打保安军三旅,过后怎么向上头交待?弄不好得挨枪子儿。”姜亦钧说:“我们拿了人家(指我警备二旅)的枪,不去出点儿力行吗?”两个人最后商量出一个搪塞的办法,就是先把张才同志送的枪退回去,说自卫团的人胆小不敢打仗,就不去跟着打朱家坎了。他们一共凑了三十五只长枪和两只手枪,由曹化东、姜亦钧带车送到小榆树屯。姜再文把信捎回七棵树屯,张才同志带人到小榆树屯把枪取回。曹化东、姜亦钧见无大事就跟着回到七棵树屯。曹化东借口去找另十五只枪,又溜回了青龙山。

我军进驻七棵树屯后,命姜恩久找人在附近各屯安排大车等物资,做作战准备。经过休整和筹备,部队增强了战斗力。警备二旅旅长张汉丞、副旅长厉男、政委尹思炎、政治部主任刘烨和警备一旅副旅长宋康及一旅团长张文真、二旅团长吴永福等人研究了解放朱家坎的作战部署。决定把旅部机关和伤病员留在七棵树,由旅部骑兵警卫连留守,大部队轻装上阵,奔袭朱家坎。并指示留守部队,七棵树是解放朱家坎的后方基地,是前方胜利的保证;这里情况复杂,一定要提高警惕,严加守卫。我军进入了解放朱家坎的临战状态。

 

十八烈士殉难七棵树

革命英灵浩气贯长虹

 

1945年12月31日,我军经过一整天的休息,半夜时轻装出发奔袭朱家坎。时值隆冬,朔风凛冽,雪屑横飞。大部队乘着马车仅用两个多小时就抵达朱家坎的西北侧高地。前哨骑兵发现敌人早有准备。旅部领导认为,如果马上开战,就变突袭为强攻了,部队必有较大伤亡。于是,决定把部队暂撤至高地北面五六里处的东西二龙一带休息吃饭,并派兵侦察,再寻战机。

就在大部队奔袭朱家坎出发后,留守的骑兵连教官刘海山连夜摸到位于伪警察所西南角的七棵树独立团一连长姜亦钧的家里,把我军的行动泄漏给姜亦钧。姜亦钧连夜到青龙山屯报告给曹化东。此时匪军原想在青龙山设伏,人马已聚集在附近。曹化东急忙连夜把这个情报送给驻在兴隆沟的匪七旅。匪头们紧急会议,一个罪恶的阴谋在黑夜中酿成。

第二天清晨,阴云密布,狂风怒吼,大雪纷飞。在距七棵树屯十多里的西部丘陵漫岗中,七旅、六旅、七棵树独立团等几股匪徒,象毒蛇一样爬过雪掩的山径,向兴隆沟屯中间高地集中。匪军头目有七旅长宋同山、六旅带队队长刘恒达、七棵树独立团副团长曹化东,宋同山任临时总指挥。他就象一头野狼向瑟索在风雪中的六百多名匪徒嚎叫道:“弟兄们!共产党警备二旅的大部队打朱家坎去了。他们把旅部和伤病员留在了七棵树屯,只有四十多人在那儿保护。我们要把这伙人吃掉,让警备二旅丢掉后方基地,帮助保安军三旅守住朱家坎。”他还拚命地鼓吹说:“弟兄们,不要怕,我们的人数是他们的十倍多,还有内应。只要一围上去,他们就得乖乖投降!”宋贼是在白日说梦,事实上他们遇到了最顽强的抵抗。他们兵分三路围攻七棵树屯,一路由刘恒达部匪徒去七棵树南部富山,防止我军向大部队靠拢;一路由曹化东的独立团去七棵树北部东下坎,从北侧攻打七棵树;一路由宋同山的匪七旅大部分匪徒从七棵树西部的小西山屯正面扑入。唯有七棵树屯东没有设兵,那里是哈拉海大甸子。

留守七棵树屯的骑兵警卫连连长张国卿和指导员刘曙仁,政治觉悟高,革命意志坚强。张国卿年仅二十一岁,是河南开封人。1945年11月新四军二师第二干部团北上时,他的父亲(革命战士)把他交给了老战友——二旅政治部主任,龙江县第一任县委书记刘烨同志,让他到战火中去煅炼,为革命建功立业。他机智勇敢,在剿匪战斗中迅速成长,转战林甸时便已升任警卫连连长。这次他所带的骑兵连组建时间不长,新兵较多,为了迅速提高部队战斗力,刚吃过早饭,他就和刘指导员一起把干部战士组织到一起,进行政治思想教育和战术教育。

这时,我驻守在七棵树屯西小西山屯的部队岗哨发现了敌人。他们一边鸣枪示警,一边飞马向连部报告。张连长和刘指导员马上警觉起来,大部队刚走,大群匪徒就偷袭上来,显然是敌人非常了解我军的行动机密。他们是避实就虚,想吃掉我旅部机关和留守部队,借以破坏我军解放朱家坎的战斗计划。这使他俩联想到昨晚岗哨报告,刘教官(刘海山)半夜三更跑到一农户家去,行动蹊跷,十分反常。再联想到七棵树自卫团不肯出兵助战,刘教官又出自七棵树自卫团,他俩的疑虑越来越重。面对强敌和复杂的局面,张连长沉着坚定,当即派两名战士骑快马绕道哈拉海甸子向攻打朱家坎的大部队报告,一面紧急会议,研究对策。会议决定我军分两部分行动:一部分是旅部机关工作人员和伤病员,由刘指导员带领一个班保护,后勤处长范琼带队,坐马车乘敌人未合围之前冲出包围圈;另一部分是骑兵连的三十多名战士和旅部辎重,由张连长带队,向伪警察所大院集中,坚守待缓。当时有人提出全体人员撤离,张连长果断地说:“这绝不行,我们一旦撤离,敌匪的马队必将全力追击和包围我们,旅部工作人员和伤病员缺乏战斗力,不但伤亡要大,而且有全军覆灭的危险。只有我们在这里坚守和牵制敌人,才能给突围人员创造有利的机会。”还有人提出,在撤离人员安全突围后,我军马上退入哈拉海大苇塘。张连长坚决予以否定,他说:“我们要拖住敌人,等大部队一到,里应外合歼灭敌人。我们要与敌人周旋到底,坚决夺取最后胜利。”

范琼处长把旅部工作人员和伤病员组织好,三十多人上了二十多台大马车。刘指导员行前再次向战友张连长说:“国卿同志,你要格外注意刘海山这个人,他有很多可疑的地方,要注意他的行动,别上他的当。”他和张连长紧紧握手后,就飞身上马,带领一个骑兵班冲上了七棵树的南岗。大车队随后进发。当大车队就要冲过富山屯时,围攻匪徒马队赶到,双方接火。匪首刘恒达举着手枪狂叫着指挥匪徒追堵大车队。战士们一边驱赶马车迅速撤离,一边向敌群开火还击。在这紧要关头,我政治处张副官和四名战士毅然跳下马车,向战友们高喊:“快往前冲啊,我们来掩护!”他们伏在路旁向敌人猛烈射击。敌群受阻。刘恒达暴跳如雷,组织所有火力向我五名战士射击。在敌人的密集火力下,张副官等五名同志壮烈牺牲。色厉内荏的刘恒达,望着远去的大车队,不敢追赶,怕与我回援大部队接火,就胡乱的放了一阵枪,放火烧了富山小学校,匆匆忙忙地带着匪徒回攻七棵树去了。

刘指导员走后,张连长立即把留守的三十几名战士集中到伪警察所大院,把大门紧紧关了起来。这座大院四周有坚固的围墙,四方各筑一个炮楼,是一个坚守的好据点。张连长向全体战士说:“当前的形势虽然是敌强我弱,但只要我们坚守三个多小时,把敌人死死拖住,大部队一回来,我们就能里应外合把敌人消灭掉。我们要节省每一颗子弹,要等敌人逼近了再打。我们要坚决打败敌人,胜利是属于我们的!”他指挥战士分守四个炮楼,居高临下监视大院四周。并特意安排一位绰号叫刘大个的神枪手,端着机枪专守大门。

匪徒们借助房舍和院落掩护,向战士们据守的伪警察大院围了过来。他们为了给自己壮胆,一边乒乒乓乓地放枪,一边大呼小叫:“冲啊!”“抓活的!”我军一声不响,一动不动。匪首宋同山瞪着贼眼,远远地围着大院转了一圈,然后组织匪徒从四周进攻。匪徒们狂喊着:“冲啊!”“投降吧!”呼呼啦啦地向大院扑过来。当匪徒逼近大院十多米时,突然,四个炮楼同时喷出愤怒的火舌,匪徒们有的中枪倒下,有的吓得嚎叫着退了回去。

停了一会,宋匪又组织第二次进攻。这一回专攻大门。一伙匪徒先用轻重武器向大门扫射,枪声像爆豆一样响。打了一阵也不见院内还枪,匪徒们大着胆子、猫着腰,向大门攻来。离大门不远时,我神枪手刘大个的机枪响了,匪徒们扔下几具尸体,又嚎叫着退了回去。宋匪仗着人多势众,轮流向大门进攻,可是一次也没有得逞。他们心急如焚,团团乱转,担心时间一长,我救援部队一到,会遭到毁灭性打击。

战斗已经进行了两个多小时,院内我军已有伤亡。张连长拎着手枪逐个炮楼巡视,指挥和鼓励战士们坚持战斗。当他听说把守东南炮楼的廖排长受了重伤,就赶去看望。经过大门时,一颗流弹打中了张连长的腿部。战士们赶紧把张连长扶进了东南炮楼,替他包扎伤口。

这给刘海山带来了机会。原来,战斗一打响,张连长就不让刘海山离开自己的视线,严密地监视着他。刘海山自是心虚,不敢轻举妄动。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坚守就要胜利,刘海山一点办法也没有。这时,他趁张连长包扎伤口之机溜到后院,把同伙陈宪章等人找到一起,告诉他们:“要先动手打死口音不同的头头(指警卫连里北上的南方干部),再设法投降。”说完,就又匆匆忙忙跑回张连长身旁。

张连长包扎好伤口,带伤继续指挥战斗。他登上西北炮楼对战士们说:“再坚持一会儿大部队就到了。一定要节省子弹,弹不虚发。”就在张连长转身下炮楼时,射来一颗罪恶的子弹,夺走了张连长年轻的生命。

刘海山见张连长牺牲,以为这下自己可以带队投降了。他俨然以代连长的身份,装作珍惜战士们生命的样子,假惺惺地说:“同志们,我们的弹药要打光了,敌人攻进来谁也活不成。人就这么一条命,等死不如投降,投降可以保住一条命。我们投降吧!”他以为在生死关头,活命最能蛊惑人心。谁知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战士们就从眼睛里射出愤怒的火焰,狠狠地刺向他。他心惊胆颤,嘴也结巴起来,不知说啥是好,眼里露出恐惧的目光。有的战士干脆把枪口对准了他。他心慌意乱,掉过头去,爬上大墙就往外跳。他一边跳一边拼命地喊:“没子弹啦,投降啦!”。匪徒们的枪声停了下来。匪徒的机枪手苏香和伸出脑袋想看个究竟,我东南炮楼飞出一颗复仇子弹,苏香和应声倒下。匪徒们哄然大叫:“他们假投降,打呀!”一排排子弹向刘海山飞了过来,刘海山被打成了马蜂窝。匪首宋同山想要制止,哪里来得及。刘海山嘶叫了两声,便倒在大墙底下,结束了他肮脏罪恶的一生。

匪徒听说院内没子弹了,在宋贼的严厉督促下,一窝蜂似的向大门拥来。我军失去了指挥员,战斗力受到影响,大门被撞开了。战士们临危不惧,高喊:“杀呀!同匪徒血战到底啊!”一场肉搏战开始了。战士们各个奋勇当先,有的用刺刀挑,有的用枪托砸。我军的一名小战士、张连长的通讯员,胸膛里充满了仇恨的怒火,从大门里一直打到大门外,浑身沾满了鲜血,匪徒们见了吓得纷纷躲避,最终,他壮烈地倒在了血泊中。

刘指导员和范琼所带的大车队向南奔行了半个多小时,就碰上了我回援的大部队。张汉丞命令刘指导员:“带着你的骑兵班立即回援七棵树!”刘指导员返身带领骑兵班杀回,大部队随后紧跟。当部队到达富山屯时,见那里烟火冲天,就成扇形冲了上去,到屯里一看,匪徒早已跑光。这时听到七棵树传来枪声,战士们心系战友们的生死存亡,紧张到了极点,来不及上大车,就杀声震天地向七棵树奔去,有的战士把鞋都跑丢了,光着脚冲下了山岗。

大院里的战斗仍在继续,但终因众寡悬殊,让匪徒们占了上风。匪徒们发了疯似地把我牺牲的十三名战士和活着的十一名战士全部剥光了衣服。恶贼曹化东还恶狠狠向已经牺牲的张连长身上击了数枪,发泄他内心的仇恨。匪徒王占武拿着手枪对光着身子站在雪地里的我十一名战士说:“我就用这家伙给你们点名。”

就在这时,我大部队已从七棵树南岗冲了下来。喊杀声传入屯里。匪徒们大叫“不好啦!快逃吧!二旅杀回来了!”一阵大乱,四散奔逃。我十一名战士趁乱躲过了敌人的杀戮。叛徒陈宪章也混入匪群逃跑了。恶贼曹化东正挥舞着手枪狂喊顶住,见群匪尽逃,也只好夹着尾巴溜走。

当我大部队赶到七棵树屯里时,匪徒们已狼狈逃窜得精光了。伪警察所大院的门大开,院内院外到处躺着被剥光衣服的战士尸体。鲜血染红了雪地,惨不忍睹。战友们眼中冒火,顿足捶胸,急速追击匪徒。可是匪徒已进入丘陵地区,逃得无影无踪了。劫后幸存的十一名战士流着眼泪说:“张连长他们牺牲得非常壮烈,要不是千刀万剐的刘旁掰出卖了我们,匪徒们是无法攻入大院的。只要再多坚持一会,我们就可以里应外合消灭匪徒了。”

在这场激烈战斗中,除叛徒刘海山外,我军牺牲张连长等十八名指战员,其中十三名牺牲于七棵树屯内坚守战中,五名牺牲于富山屯突围战中。我军用毯子、白布把死难战友尸体包好进行了安葬。有一个烈士额骨还嵌着一颗敌人罪恶的子弹。我军安葬殉难战友时,人们收集了烈士的遗物,有补了又补的鸳鸯大头鞋,有缝了又缝的狗皮帽子,有接了又接的皮腰带——足见我军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

我警备二旅经过七棵树事件,暂时放弃了解放朱家坎的作战计划,回到甘南进行整训,围绕七棵树事件总结经验教训,开展群众工作,充实扩大武装力量,巩固根据地。

通过整训,我军战斗力大大增强,就象出鞘的利剑,又指向敌人,所向披靡,连战连捷。我军在张家大沟一带抓住了匪六旅、七旅的踪影,全力围歼,杀敌数百,彻底击垮了这两伙匪徒。又乘夜袭击七棵树,打垮了七棵树独立团。不久又一举解放了朱家坎、富拉尔基、碾子山和扎兰屯等地。

土改运动中,隐蔽外逃的姜恩久、曹化东、尹彬甫、刘恒达、宋同山等匪首被抓获;并活捉了朱家坎保安军三旅旅长徐文达。这些罪大恶极的匪首,被我人民政府判处死刑,执行了枪决。

在东北成长壮大起来的警备二旅,后来编入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在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挥下,参加了辽沈战役和平津战役,一直打到海南岛,为解放全中国、建立新中国做出了巨大贡献。

新中国成立了,人民当家做了主人,过上了幸福生活。七棵树人民没有忘记为人民利益而壮烈牺牲的十八位革命烈士,于1971年修建了烈士陵园,把十八位烈士的遗骨移入庄严肃穆的陵墓中。

斗转星移,日月如梭。曾带着烈士张国卿北上建立革命根据地的警备二旅政治部主任、骑兵六团政委、第一任龙江县委书记刘烨同志(解放后被授予将军),曾经在土改斗争中挖出了制造七棵树事件匪首的龙江县第四任县委书记刘淇生同志(解放后曾担任过国家核工业部副部长),这两位白发苍苍的老战士,都曾到十八烈士墓前悼念致哀。他们抚今追昔,感慨万端,壮怀激烈,肃然泪下。他们要人们牢记烈士的英雄事迹,把烈士的革命精神一代一代传下去。

·后记·七棵树事件是解放初期龙江县最大的一起事件。为了把整个事件搞清楚,铭记十八烈士的革命精神,1969年2月,县委决定调查七棵树事件。解放初期的七棵树辖区包括七棵树、发达、福山永三个公社。从发达公社抽调王振才、张作斌、刘庆森,从七棵树公社抽调姜维国、魏凤翔、孙柏珍、于志洲、白庆生、安景春,从福山永公社抽调盖喜年,组成了七棵树事件联合调查组,由姜维国任组长,魏凤翔任副组长,具体业务由县公安局领导。

调查组用两年半的时间,调查走访了十七个省市,走了大半个中国。通过找当时的群众座谈了解事件的概貌,通过我军干部战士的回忆了解我军作战计划和突围、坚守及救援的战斗情节,通过匪军和叛徒口供了解敌军的阴谋策划和具体罪恶活动,使整个事件重现了本来面貌,把一段真实的革命英雄事迹载入了史册。

七棵树十八烈士永垂不朽!

 

上一篇:

下一篇:

所属类别: 史话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