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意见邮箱

龙江新闻网
理论 | 讲坛 热点 招商 | 项目 政策 社会 | 法治 民生 生活 | 时尚 健康 农业
龙江 | 要闻 专题 城建 | 旅游 交通 文化 | 科普 教育 原创 | 摄影 写作 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史话 -> 温都日库

字号:   

温都日库

日期:2013年5月24日 14:28

很久以前,在嫩江左岸一片广阔的草原上,居住着上百口善良的达斡尔人,他们放牧着牛马羊群,辅以打渔狩猎,过着祥和幸福的生活。

有一年,突然闯进一个恶魔,名叫“满盖”。 满盖是个庞然大物,它不但祸害牛马羊群,更可怕的是还吃人。满盖的胃口非常大,能把一条大牛囫囵吞下去,吃一个人好像都不够它塞牙缝的。而且,这家伙跑得贼快,马都跑不过,更不用说人。凡是满盖残害过的屯落,牛羊锐减,人烟稀少。

满盖为了猎食方便,还搬到屯子南边、紧挨着屯子住下来。它占居一座大房子,生下七个崽子。它们就靠杀戮人畜生活。而人,一时又没有办法把它们怎么样。

危难关头,屯子里出来一位身材魁梧的青年,名叫“温都日库”。他想为民除害。他琢磨,怎样才能除掉满盖这群恶魔呢?他想出了一个智除满盖的办法。

有一天,温都日库杀了一头大牛,煮成手把肉,自己先饱吃了一顿,然后把剩下的全都下了毒药,想用毒药毒死满盖。下好药,他出去请满盖来吃牛肉。

他刚走出去不远,就遇上了满盖。

满盖问:“温都日库,你干什么去?”

“我今天杀了一头大牛,特意前去请你到我家吃牛肉。”温都日库说。

“哦,好样的,温都日库。我正饿得心里发慌哩。”

满盖流着口水来到温都日库家。

满盖一见煮熟的一大锅牛肉,又肥又香,就乐呵呵地吃了起来,越吃越香,越香越想吃,最后吃了个精光,一点没剩。可是,一点中毒反应都没有。温都日库一看,心想,糟了,药可能下得量小了,没管用。其实,真是量小了,满盖那么个庞然大物,不是一点毒药就能奏效的。

满盖一抹嘴,说:“吃得挺好。走吧,温都日库,到我家去吧。听说你会做弓箭,去给我的孩子们一人做一个玩。”说着,硬把温都日库拉到了它们家。满盖的七个崽子见妈妈弄回来个活物,都吵着要吃。

满盖对孩子们说:“先别吃,一个黑头扁脚虫(满盖对人的称呼,此指温都日库)不够你们吃的。这个先留着,他会制作弓箭,让他给你们做弓箭玩。”

七个崽子吵着说:“那我们饿了吃什么呀?”

“你们别急呀!妈妈这就去再抓几个黑头扁脚虫回来给你们吃。抓不着再吃这个也不晚。”满盖临走还不放心,怕温都日库逃跑,就把温都日库绑上,挂在大梁上,这才放心出去。

七个崽子很淘气,用他们自己制作的小弓箭要射温都日库。

温都日库说:“你们的弓箭,又小又不好使,我给你们做七个大的,不但好玩还能射着食物。好不好?”

满盖崽子们说:“好。你一定要给我们做七个,少一个也不行!”

温都日库忙说:“我不骗你们,保证给你们每个做一个,再做一个备用的,一共做八个。”

于是,温都日库连忙做好八个弓箭,把磨尖的八个箭头钉在箭杆上。

温都日库告诉满盖崽子说:“用这个弓箭射食物,每个人必须把眼睛蒙上。一蒙上眼睛,想到什么,就能射到什么。”

满盖崽子想到能射到食物,就听话地是把眼睛蒙上了。

这个时候温都日库说:“你们都站好排,听我口令一齐射。”

于是,七个满盖崽子三个面朝南,四个面朝北,面对面地站好。

温都日库又说:“你们脑袋里都想一个食物,我喊一二三之后,一齐射。”

七个被蒙上眼睛的满盖崽子,端起弓箭等待口令。

温都日库喊:“一、二、三,射!”七个满盖崽子互相对射,结果六个满盖崽子被互相射死了,另一个满盖崽子被温都日库射死了。

温都日库把七个满盖崽子的胃掏出来倒干净,灌满他们的血,放在门旁。又把他们大卸八块放进锅里熟上,然后拎着七个灌血的满盖崽子的胃走了。

满盖出去没抓到人,夹着两只羊回来。它走进屋不见七个崽子,却见锅里正冒着热气。它揭开锅盖一看,果然是一锅香肉。它想,我孩子也顶用了。准是杀了温都日库,煮好了肉,哥几个出去玩了。

满盖坐在锅台上自己先吃起来。吃到最后,吃出来七个脑袋,它奇怪,温都日库怎么会有七个脑袋。仔细一看,原来是它七个崽子的脑袋。它这才知道方才吃了自己孩子的肉。它又气又恼,就跑出去找温都日库。

温都日库使足全身力气向远处跑,可是他哪能跑得过满盖呀。他回头瞅见满盖的黑影,心想,反正杀了你七个崽子,就是让你吃了也值了。

这时候满盖粗声怪气地叫喊:“温都日库,你快站住!杀了我的孩子还想逃吗?”

温都日库丢下一个装血的满盖崽子的胃,满盖一口咬破,血流满地,它趴下来就舔血吃。等舔吃完了,温都日库跑出老远了。

满盖又追上,喊:“温都日库,你跑不了啦!”温都日库见满盖又追了上来,就又丢下一个血胃,满盖又趴下来舔血,温都日库又趁机使劲跑。当温都日库剩下第七个血胃时,已经跑到冰冻的江面上。

满盖又喊:“你跑不了,快站下……”

温都日库把最后一个血胃里的血倒在冰面上,然后继续跑。

满盖看见红红的血,又趴下来舔,不料把舌头粘在冰上冻住了。满盖拽不下舌头,舌头越冻越结实,就喊:“喂——,别跑啦,快帮我一把!”

温都日库回头一看,见满盖的舌头粘在冰上,就说:“害人精,这回看你还怎么追。”

温都日库想,冻得再结实一点儿才好动刀收拾它。就坐下来抽烟。

“我疼得受不了啦,你还抽烟玩呢,快帮帮我吧!”满盖疼得央求温都日库。

温都日库拿出猎刀晃了晃,对满盖说:“我要挖掉你的心。给被你害死的人报仇。”

说着,他挥动猎刀挑开了满盖的肚子。肠子淌出来也冻在了冰上,满盖更动不了了。他又割开它的胃,淌出好多还没消化的人和牲畜的骨头。他又割下它比猪还要大的黑心。这时,大满盖疼的发出震天动地的一声惨叫,抽搐几下,死了。

温都日库把大满盖的眼珠子抠出来,带回村里,挨家挨户地给乡亲们看,让乡亲们今后不要再怕满盖了。

杀掉满盖的喜讯传开,大家都欢腾起来。大家抬着锅,牵着牛羊,从四面八方来慰劳为民除害的英雄——温都日库。众人欢欢乐乐、载歌载舞跳到天亮。

温都日库杀死满盖的这天正好是正月十六日。达斡尔人为了纪念这一天,就把正月十六日定为“哈热乌都热”(黑日子)。从那以后,世世代代每逢正月十六那天,达斡尔人都出来互相抹黑脸,晚上欢聚在一起,点起篝火通宵达旦地跳“哈肯伯勒”(舞蹈),迎接幸福的明天。

上一篇:小金鹿的故事

下一篇:金马驹的故事

所属类别: 史话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