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意见邮箱

龙江新闻网
理论 | 讲坛 热点 招商 | 项目 政策 社会 | 法治 民生 生活 | 时尚 健康 农业
龙江 | 要闻 专题 城建 | 旅游 交通 文化 | 科普 教育 原创 | 摄影 写作 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龙江 -> 专题 -> 温暖一家亲——龙江县景星镇东升村杨丽娟

字号:   

温暖一家亲——龙江县景星镇东升村杨丽娟

日期:2017年9月11日 16:26

杨立娟,今年四十六岁,家住龙江县景星镇东升村。像千万个农村家庭一样,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歇的农耕生活;如无数个普通农村妇女相同,相夫教子,洗衣做饭,整天、整年地为柴米油盐而忙碌奔波。所不同的是,这个家,又和其他家庭不一样,这个家除了丈夫寇云江、女儿寇美薇之外,丈夫四哥的儿子寇铁成以及三哥的小孙子寇宏运也是她们的家庭成员,完全靠她抚养。原本是三口之家,却生活着五口人,对经济条件不算宽裕的她们,犹如雪上加霜,生活的艰辛和困境可想而知。杨立娟和丈夫只能靠勤俭节约,努力干活,来维持一大家人的开销。尽管很累,但她们很快乐,因为这个大家庭其乐融融;尽管很苦,但她们很满足,因为这个大家庭团团圆圆。杨立娟做为一个家庭主妇没有扔下谁,大家庭的成员一个都不少。


    说起杨立娟这个家,情况有些特殊,丈夫寇云江有四个哥哥,他排行最小。她的大伯哥,离异多年,二大伯哥多年未娶,平时都是一人在外打工,到处漂泊,日子过得清苦不说,心里也没个家的温暖,杨丽娟逢年过节便把他们接到家里,她说:“团团圆圆、热热闹闹的,才有过节的样子”。  他们哥俩都是一个人过日子,没个知冷知热的人,生活上也没人照顾,常常喝闷酒,这些杨丽娟都看在眼里,心里便想着帮他们张罗门亲事。她多次拖乡亲介绍,经过多番张罗终于在2010年,二哥找到了心仪的女子,人生难得老来伴,有了自己的家庭,二哥人也精神了,日子也越过越有劲。2013年大哥脑淤血康复后也找到了老伴,有了一个幸福温暖的家。


    四大伯哥与四嫂婚后就不太和谐,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日子在磕磕绊绊中过了十多年。儿子寇铁成在这样的家庭中也没享受到多少温暖。可这样的家庭也没坚持多久,在铁成13岁时父母亲还是过不下去了,铁成的母亲离家出走,坚决要和父亲离婚,雪上加霜的是,没多久父亲的肝硬化转变成肝癌,不久就撒手人寰了。留下14岁的铁成独苦无依,吃了上顿没下顿,大冬天都没有一件像样的棉袄,看着孩子可怜,善良的杨立娟不忍孩子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和丈夫商量收留铁成,杨立娟说:“老爷子临终前把这个家交给我,铁成是老寇家人,我不能让一个咱寇家人流落在外”,第二天就把铁成领回家,对铁成说:“从今天起这就是你的家。”只因一句话从此铁成就认定了这就是妈,开始了风雨同舟的幸福生活。

杨丽娟把铁成当成亲儿子,家里有好吃的,好穿的,都先留给铁成,为此女儿没少受委屈,时常说她不爱亲闺女。杨丽娟觉得,既然铁成来到自己家,就不能亏待了人家,孩子从小受的关爱就少,自己就要给他更多更暖的爱,家里再穷,也不能苦了孩子。铁成也很孝顺,家里活、地理活都抢着干,杨丽娟想着让铁成锻炼和成长,就送他去当了兵。铁成很争气,在部队表现非常好,多次受到领导的表扬。     杨立娟的三大伯哥早年犯罪被判死刑,三嫂无奈改嫁他乡。三大伯哥的儿子成家后,生个孩子叫寇宏运。没过多久小夫妻离婚各奔东西,从此杳无音讯。扔下小宏运无人照料,可怜他才一周岁零十八天。虽说他不是杨立娟的亲孙子,可眼见着嗷嗷待哺的孩子,杨丽娟眼眶湿润,怎忍心丢下这小生命不理,怎么说他也是寇家的血脉,杨立娟心想她若不管还有谁能管,这孩子哪还有亲人了?但这远没有了当时收留寇铁成时的轻松――现在自己以经有了14岁的铁成和11岁的女儿两个孩子了。还有小宏运才1岁多,和自己又生一个孩子抚养没有什么区别。左思右想的杨立娟,还是没能放下这个孩子,自已家的骨肉难道还能眼睁睁的送人吗!!!一旦下定决心,杨立娟便把小宏运当亲孙子一样看待,含辛茹苦,无微不至。有一次,孩子发烧厉害,正是寒冬,又是深夜,杨丽娟二话不说,冒着大雪抱着孩子去乡里看病。如今宏运已经十二岁,上小学四年级,孩子聪明好强,成绩很优秀。哺育一个孩子长大,付出的不仅是金钱,更多的是精力,杨丽娟由于长时间操劳,积劳成疾,有时疼的难受,也舍不得花钱,只买点便宜的药顶一顶,省点钱给孩子们用。有乡亲说她傻,说她自己找罪遭,杨丽娟只是笑笑,看着蹦蹦跳跳的孙儿每天上学、放学,平时围前围后的在身边转,杨立娟感到欣慰和踏实,对于当初的选择,她从不后悔,常说:“如果当时眼睁睁看着孩子送人,自己的良心会不安”。一把屎一把尿的擦拭,换来孩子今日的健康和快乐;一把米一口饭的喂养,得到孩子如今的爱戴和亲昵。     人,都有七情六欲,杨立娟也不例外。她也曾疲惫得想喘口气、歇歇脚。春天种地,除了忙着下地干活,还要做一家人的饭菜,鸡、鸭、鹅、狗各个打点。不顺心时也想发脾气,可是冲谁发?看看丈夫比她还累,忍忍吧!秋天更累,割地收地,就是和时间赛跑,天寒地冷,脸上是皴、手上是茧、脚上是泡;冬天稍有清闲,又要为一大家子人的吃喝拉撒做打算。谁的棉衣破了,谁该换双鞋了,缝补浆洗样样都得亲自动手。身体累还能休息过来,最痛苦的是心累。一大家子人的吃用都要想周到,处处精打细算还有欠缺。买种子的钱、买化肥的钱、一年的吃、喝、零用都从哪里出,哪个孩子该买啥也要考虑。有钱的日子好过,没钱的日子难熬,还不能声张,怕孩子们多心,怕丈夫担心,痛苦只能自己慢慢咽、默默扛。她心想,只要一家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这日子再苦再累也有奔头。

如今杨立娟的女儿已经读大学三年级了,可她内心最愧疚的是对女儿付出的太少、关爱的太少。三个孩子,就女儿是亲生的,吃亏的只能是她。杨立娟得凭着良心待侄儿、待孙子,女儿早晚会理解。好在女儿孝顺懂事,懂得妈妈的苦衷。对于妈妈的辛苦,女儿寇美薇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虽然现在已经上大学了,但一到放假,寇美薇就立刻回家帮妈妈分担家务。杨立娟虽不善言谈,讲不出多少道理,但她用行动让女儿知道怎样做人,怎样做一个正直的好人。当别人羡慕她们一家和谐美满时,女儿脸上总是流露出美滋滋的笑,杨立娟知道:她在女儿心目中是高大的,也许这就是给女儿的最好的爱。
    杨立娟的辛苦付出如今也有了成果。铁成当兵转业后找到了工作,自己已经能自食其力了,还不时的寄钱补贴家用。小伙子也很努力上进,每周都会给杨立娟打电话嘘寒问暖,舐犊之爱溢于言表。杨立娟高兴之余又填一份沉重,铁成到了该成家的年龄,周围邻居都帮着物色人选,现在也有了合适的对象,看着两个孩子和和美美的,杨丽娟打心眼里高兴,这些年的辛苦都值得。虽然现在还要供两个学生上学,今年又遭受天灾,收成很不好。可杨立娟夫妻俩还是商量着要在街里为铁成付首付买个楼,以便孩子结婚之用。

 

每当人们提起杨立娟都说她是了不起的人,但她确说“这些都是我的家里事,我也只是尽到了一个当妻子、当婶娘、当奶奶的本分。我想,我若不这么做他们会怎样?我不管他们谁会管他们?我把他们推出门外还有谁能接纳他们?推向社会、推给国家?他们也许会流浪街头,也许会学坏进监狱,也许会成为社会的罪人,成为国家的负担。”

杨立娟一个普通的农村妇女,虽然没有轰轰烈烈的事迹,没有多少知识和文化,大道理也说不出道不明,但在她心里有杆秤,讲老百姓的“家常道理”,认准一个也不能少,因为他们是血脉相连的亲人。正是像她这样勤劳、善良、纯朴的人继承和发扬中华传统美德,正是她无怨无悔的奉献,使家庭充满了温馨,充满了幸福。

家,是亲人,是爱,是血浓于水,是紧密相连。杨丽娟用她的实际行动,为三代人筑起了“一个都不能少”大家庭;用她的善良和爱心,为每个亲人凝聚了一个温暖的港湾。杨丽娟,一个生活在黑龙江西部边陲的农村妇女,用平凡的行动,用最深的爱,传承了孝老爱亲的中华美德,也向后辈传递了最美的家风。

所属类别: 专题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