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首页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意见邮箱

龙江新闻网
理论 | 讲坛 热点 招商 | 项目 政策 社会 | 法治 民生 生活 | 时尚 健康 农业
龙江 | 要闻 专题 城建 | 旅游 交通 文化 | 科普 教育 原创 | 摄影 写作 历史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历史 -> 史话 -> “王八坑”血案

字号:   

“王八坑”血案

日期:2013年5月24日 13:41

杏山乡后六家子村在建国前叫曾家围子。围子西北有一个小盆地,方圆二三里、两三个人深的样子。每到雨季,坑底便积满雨水,形成一个大水泡子,圆形,从山顶望下去像一只巨大的乌龟,人们就给这个地方起了个名字叫“王八坑”。北去景星、朱家坎的路就在坑底经过。

王八坑荒草丛生,地势险恶,是劫匪时常出没的地方。1946年初冬,这里曾发生过一起悲惨血案。

河南(指绰尔河以南,归扎赉特旗管)一个农民老头,五十多岁,领个十一、二岁的孙子,赶个俩驴拉的小车,去景星买椽子。爷俩在景星装完椽子已经下午,就住下了。为了当天能赶到家,第二天,爷俩便起个大早从景星往回赶。到王八坑时,刚八点多钟。冬天的时候,太阳刚出不高,四周看不到人影,路边杂草一米多深,静悄悄地,让人感觉阴深可怕。爷俩四处看看,觉得此处危险,便赶驴紧走。突然,从路边草丛里窜出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用枪逼住老头,叫道:“别动,把驴卸下来。”老头一看,糟了,遇到劫道的了。自己一老一少两个人,无力反抗,只好下车卸驴。老头卸驴时留心观察对方,一个手持手枪,另一个手拿木棒。老头决定反抗。他迅速地从车上抽出一根椽子,照着持枪的劫匪头部砸去,那劫匪应声倒下,把手枪掉在一边。老头急忙捡起手枪,直逼拿木棍的那个。那家伙一看不好,转身就跑,躲进了草丛里。老头一看脱险了,就套上驴,准备赶路。老头手不敢离枪,怕另一个劫匪回来报复。可是不会使,于是就摆弄起来。心想,这大概就是人说的匣子枪,也叫王八盒子。摆弄半天还是不知如何使用,便叫孙子摆弄。孙子摆弄一会儿说:“我也不会使呀。”躲在草丛里的劫匪一听,好啊,你们不会使枪啊!便再次窜出来,与爷孙俩撕打起来,并夺下手枪,向老头的孙子连开三枪,小孙子血流如注,当场丧命。这时被击昏的劫匪也清醒过来。一看出了人命,两劫匪便慌忙窜入草丛,爬上坡顶逃跑了。老头抱起孙子呼叫着、哭喊着,见孙子已经死去,便放在车上,边哭边赶着驴车,走出了“王八坑”。当其进入曾家围子时,已是上午十点。小孙子尸体已冻僵,老人鼻涕眼泪挂满前胸,哭诉着发生的一切,人们听了无不落泪。当时社会正处于无序状态,哪里去抓劫匪?老人无奈,只好回家。几个好心人怕老人再出意外,就一直把他护送到东河口,看着他过了河,没什么事了,才回来。几个好奇的人结伙来到“王八坑”,看到了搏斗的痕迹和少年鲜血溅红的草丛,三个弹壳撒落在地。时值正午,来往的行人多了,见此情景无不心惊肉跳。都说“宁可绕道走,不走王八坑!”这件血案以后“王八坑”又出现过几次抢劫事件。于是,“王八坑”的名字越传越远,叫人闻而生畏。

不久,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成立了,加大了社会治安治理力度,这里就再也没有发生过劫道的事,人们对那桩惨案也就慢慢地淡忘了。

如今,龙江县南北公路仍然从坑底经过,但是垫高了路基,治理了坑底环境,又修了水泥硬化路面,公共汽车频繁往来,交通条件早已非昔日可比。

上一篇:张汉丞剿匪

下一篇:匪患

所属类别: 史话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